- 2021年9月6日

苍潇泉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大哥说。大哥和她一样,对三妹太过宠爱,若是现在让他把三妹送到庄子上去,大哥会不会也不同意?

毕竟这里是月迹庄,如果他们都待在这里,多少对个人的修为都是有好处的。苍潇泉也有些为难。但是真的怕,这个小妹会做出傻事来。那个景升不是好说话的人,甚至,她觉得他会杀人,毫不留情。

苍潇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咬着唇,好似不知道怎么说。

“是担心我吗?不用担心,大长老的任务不难,而且很明显信任我,我觉得挺好的。今天有些着急,故而没和你说,你不要误会和担心。”

苍潇泉摇头:“不是为了这个。”

不是为了这个?苍跃朗拧眉。

“是不是小妹做了什么?”

苍潇泉脸色又难看了一下,苍跃朗深吸一口气,果然。

“她怎么了?”苍跃朗脸色也沉了下来,“是不是和那个景公子有关?”

苍潇泉一下子抬起头来。

苍跃朗叹了口气:“我也发现了,这孩子对景公子好像有点太过关注了。而明显那个景公子和云姑娘应该是一对。而且景公子又是冷硬的性子,唉。”

苍潇泉点点头:“而且我觉得大长老对景公子的态度也是不一般的,我真的担心,小妹会。”

雪国世界里拖着行李箱的美女图片

苍潇泉说不下去了,还是担心小妹。

“你有什么打算?”苍跃朗了解这个妹妹,若是来和他提起了,一定是有了什么法子了。

“我想将小妹送到庄子上去,暂时待在那里。一来最近妖族太乱,二来少惹是非。将来若是咱们俩能掌权了,还怕不能给小妹找个好的人家吗?原本,我也是想将小妹嫁到明家去的,至少明家有基业,不担心什么。但,”苍潇泉抬头看着苍跃朗,再次缓缓说道,“但现在我觉得小妹的性子也许不适合。不如嫁给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至少可以包容”

“真是我的好姐姐。”苍潇泉正说着,门一下就被狠狠推开了,就看到苍潇怡一脸不满地站在那里,脸上透着怒火看着自己这个姐姐。

本以为姐姐和大哥对自己都是最好的,还暗自庆幸自己有这样的好大哥和姐姐,如今看来自己是错了!

而且错的离谱了。

什么好姐姐!

真是完见不得自己一点好啊。

“姐姐何必呢?想要害我,就直接说,何必晚上来和大哥告状?我就是喜欢那个景公子,怎么了!他和云千悦一来没有定亲,二来没有成亲,八字都没有一撇,我为什么不能争取?姐姐为什么非要把我赶到庄子上去?”

苍潇怡越说越不高兴。

原本他们这一支,三兄妹从小最为互相友爱。苍潇怡见过苍家其他房那些肮脏的事情,也越珍惜自己这样的大哥和姐姐。如今想来,自己是错了。

以前没事儿,是因为他们三个都是倒霉蛋,没有什么可争抢的。现在倒好,好不容易他们有机会了,这个姐姐就容不下自己了。

什么叫做她嫁个安分守己的就行了?

“姐姐,那些人都是外人,你到底再帮谁?我在月迹庄碍着你了?是不是怕大长老也对我有所关心,抢了你现在的好处了?还是说,大姐也喜欢上那个景公子了?”

“闭嘴。”苍跃朗都听不下去了,“小妹,从小二妹怎么对你,你不清楚?”

“大哥,你也被二姐给骗了。以前对我好,是因为我不碍着她!她现在就是容不下我了。下午就拦着我,如今更是直接来找哥哥直接把我送走了。”

苍跃朗本来也在想送到庄子上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但是现在看着自家小妹如此,又看了看一旁的二妹,终于明白为何苍潇泉那么为难了。恐怕也是想好了的,毕竟自己不能天天跟在两个妹妹身后,这个小妹肯定是做的越来越明显了,上次就偷偷跟在景公子后面离开,如今大家都在月迹庄,苍跃朗也担心了。

这时,就听到门外有人笑着说道:“我看就听潇泉姑娘的吧,把她送走,你们还能活下去。”

北冥大步走了进来。

一看到北冥也这么说,苍潇怡一下子就更怒了:“我明白了!北冥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二姐了,今天我就看到你们俩在一起来着。二姐,我原来觉得你是本分的,如今到是发现真是小瞧你了。”

“小妹。”苍跃朗和苍潇泉同时厉声呵斥。

北冥冷笑:“我喜欢谁与你何干。反正你这样的,恐怕没有男人会喜欢。”

苍潇怡更是愤怒,那个明劲峰也是这么说的,如今北冥也这么说。在月迹庄之外的时候,北冥对自己还挺好的,可是到了这里,有了姐姐,这个北冥对自己的态度也变了。

苍潇怡一跺脚:“我就知道你们私下有往来,果然恶心。二姐,你真是让我见识了。好,不用你们把我赶到庄子上去,我压根不稀罕和你们在一起。你们不早就想把我送出去么,那个明劲峰多恶心的人,你们也让我嫁,而且还出现一个祁丝晴来侮辱我。原本我以为都是你们的好意,现在看来,你们肯定早就知道了,故意恶心我的。我真是瞎了眼,一直觉得大哥和二姐对我好。”

说完,苍潇怡直接冲了出去,一个瞬间就去消失了。

“小妹。”苍潇泉担心。

苍跃朗已经丢掉一个妹妹了,拉住了苍潇泉:“我派人去找。这丫头确实惯坏了。”

苍跃朗立刻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北冥和苍潇泉了。

苍潇泉有点不高兴:“你刚才为何要多嘴。”本来他们家小妹脾气就不好,这人还刺激她。

“怂!”北冥白了一眼苍潇泉。

苍潇泉没明白瞪了一眼北冥。

“就知道和我横,你刚才怎么不教训你妹妹?苍跃朗说得对,你家小妹变成这样,就是你们俩惯得。这样出去,不管嫁给谁,都是祸害。而且她走了,对你们反而好,你以为我师叔会容得下她?她若是惹了我师叔,或者伤害了千悦,别说她了,你和你大哥也要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