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9月5日

地下空间是暗精灵的地盘,熟知地形的谷雨借助视野便利,两个跳跃就彻底消失在他视线里,这份诡异的速度比刹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这么放她走了?不会出问题么?”

一直处于暗中的希娅特和月娜注视着神秘鹦鹉离开的方向,不免有些担忧。

虽然因为刀刃被融了导致偷袭失败,但对方攻击时猩红的双眼,凌冽的杀意,还有纯熟的体术技巧,无不表明着她的确是一位顶尖的杀手。

“不放她走,才会出大事,我们等一等墨梅和麦露。”

不多时,两人也匆匆赶来。

夜林则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放对方走的理由,“死亡舞会是一个组织,而且是雇佣兵类型的,拿钱办事的组织,在暗精灵中名声可能仅仅比死灵术士好一点。”

“这个组织人极少,相应的,她们就会很团结,这位神秘影舞失手了,哪怕还有偷袭,下次大概率还是她这只菜鹦鹉。”

“要是杀了她,搁往常也没什么,说不定还能借此拉一波暗精灵的好感,但恰恰现在,夏普伦一定会借题发挥,到时候来的就不是菜鹦鹉了,是吃肉的鹦鹉。”

“是的,你说的没错……”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夜林微微抬头,不过却没有惊讶,夜之破坏者的成员也一直都在他的监视之内。

手持双剑,一身白色道服,继承了暗精灵的体态修长的特点,姣好的面容此刻反而有些平淡,对夜林能发现她的事,也丝毫不觉得意外。

初冬少女美丽动人文艺范气质写真

她向众人走了几步,但保持在一个很安的距离,眺望着影舞者离开的方向,好一会后才转过身叹道:

“死亡舞会人数很少,相应的她们会报团取暖,因为名声很差,导致赚钱的方式只有接受暗杀,这位百花小姐应该清楚,如果不是你的念气花瓣,谷雨那一下真的会刺穿你的心脏。”

“是的。”墨梅点点头,坦然承认。

当然如果自己不是觉醒者,她肯定念气罩早就开起来了。

“我是梅娅女王的近身剑术卫队也就是夜之破坏者的一员,当然,更令人熟知的是我们的职业名……刺客。”

她似乎并没有介绍自己名字的打算,夜之破坏者只服务于梅娅女王,这一次的护送也只是暂时性的委托,说不定以后就再也没有半分瓜葛。

“你们两个……认识?”

希娅特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称呼那个影舞者为“谷雨”。

“呃,算是吧,以前彼此交过手。”

她略微一愣但又不在意的笑了笑,名字这个东西在死亡舞会和夜之破坏者里是最没用的玩意,就算把死亡舞会的姓名,肖像画,贴满整个地下世界,又有谁能抓得到她们呢?

“暗黑城入口的无头骑士被死灵术诅咒,阻挡一切非暗精灵种族,它实力很强,要小心,女王在等你们。”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整个的如风般飘散。

只要小队被梅娅女王亲自接受,再配合诺伊佩拉预言事件,纵使暗精灵极度排外,起码也不会把小队当成敌人来驱逐。

“好好走路,回什么头啊。”

前往暗黑城入口的希娅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里光线本就不够明亮,还不住的转头,是在寻找那个刺客小姐?

“没事,到达暗黑城后,好好的睡一觉,按时间推测,现在应该是阿拉德后半夜,而且可能快天亮了,我们这算是倒时差?”

夜林伸了个懒腰,嘴角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

“疼,哪个没良心的在这挖坑,害得我跳了两下就崴脚。”

就在距离她刺杀失败不远的地方,一个两米深的大坑里面,谷雨痛苦的摸着脚踝,刚刚没注意跳里面去了,所以在别人看来她身法敏捷,“消失”的这么快。

“要帮忙么?”

不久前消失的刺客,突然又站在了深坑边沿,居高临下的盯着谷雨,眼神却是复杂难明。

谷雨揉着脚踝的动作一止,并未抬头,冷声道:“我的武器坏了,脚崴了,在暗黑城广场处死的话,应该能赚不少名气和金币。”

“谷雨……”

“你还是这种磨磨唧唧的性格,如果是你在坑里,我会毫不犹豫杀了你追求更高的地位啊……师姐!”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嘛?当初说好了三年,可是三年之后又三年,又双叒叕三年,三十多年了,姐!要不是我们暗精灵生命长,像人类一样的话我一辈子都要耗在死亡舞会,我想吃甜点,喝奶茶,就在灯火明亮的客厅,躺下就能睡的卧室!”

谷雨一口气吐出了很多话,又抹了抹眼角,抓起身边的碎土狠狠地丢了上去,淋了对方一身,甚至溅到了对方的嘴唇。

“梅娅女王身边的夜之破坏者和魔法师团队,还不足以吃掉死亡舞会和元老院,你和米内特还得再等等,再等到女王陛下更强一些。”

“我等尼玛!”

“那也是你妈妈……”

谷雨:…………

“吃不下的,死亡舞会还好说,但元老院是暗精灵几百年的传统,底蕴更是深不可测,就算有元老院的米内特策应,也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

她脸上是深深的悲哀之色,元老院的底蕴之深厚,就像这未探索完毕的地下空间,谁也不知道哪个角落会不会还存在着某种致命威胁。

似是呢喃又是给自己鼓气,:“师姐,你知道我为什么明知对方有觉醒者还接下刺杀这个活么,我决定了,只要这只小队能离开阿法利亚山,我就以失败不甘要继续刺杀为借口,偷偷跟着她们离开,再也不要回来,一个人去哪都行,我受够了。”

深坑之上的人眉毛一抖,随后抬头注视着夜林一行人离开的方向,没有去回应她的决定,而是问了一个很诡异的不相关的问题,“你知道,元老院和死亡舞会是因为什么成立的么?”

“315年,为了表彰法师们对封印邪龙所做的贡献,暗精灵创立了元老院,起初只是作为一种尊崇的名头,824年,最初的元老们被第一位死灵术士贝雷里安杀害,然后夏普伦继位了元老院首脑,女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压制不住元老院。”

“至于死亡舞会,最开始是暗精灵追杀叛徒和不忠者的刽子手,后来有贵族想要抹掉刽子手,然后……”

末了,谷雨又皱眉道:“有问题?这不是暗精灵人尽皆知的事么,甚至夏普伦使用死灵术,都是一个路人皆知的秘密。”

“有,问题大了,封印邪龙的功劳成就了元老院,那么……杀死邪龙呢?这份功劳的人,该是什么地位?”

她眼中突然闪现的狂热,让谷雨内心突然跳了一下,这是一个极大的猜想,但随后连连摇头,否认道:“那是不死之龙,杀不掉的,只能封印在暗精灵墓地。”

“如何不死?说到底也只是我们暗精灵的实力还不够强,现在一刀砍爆使徒罗特斯狗头,和光之城主打平手的人,你说他可以么?”

“阿嚏!”

夜林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哆嗦,好像有谁在念叨自己,还是说地下太凉不小心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