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9月5日

恒彦林开车到众人们跟前,随后关闭了车门。

众人们在这个时候纷纷都是靠了过来。

因为一旁的那个车灯,都要熄灭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靠近恒彦林这边,有着车灯不说还有恒彦林在这里,故此她们都感觉颇为的安全。

恒彦林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一旁看了看,随后眉头微微一挑。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看到了没有?”

小伶见着恒彦林回来,便是连忙询问了一句,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询问之意。

所实话,她都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怎么在这个时候,她们就是一直看到这个东西,在靠近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多少心中也有一些数,知道这个东西靠近了自己之后,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的。

故此,此刻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够靠着恒彦林,询问上一二了。

“应该是夜魅吧。”

水果美少女微皱眉头楚楚动人图片

恒彦林闻言,倒是回应了一句。

“夜魅?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们闻言,都是奇怪的回应了一句。

“大概就是一种,只喜欢在夜间活动的东西,极为的惧怕灯光,这样的东西在城市里面基本存活不了,所以都在野外,不过即便是这样,在野外也很难看到这种东西的。”

恒彦林在一旁解释了一句。

依照刚刚所看到的东西,恒彦林大约是有了一些猜测,知道了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看到这个东西?”

冷故容闻言,好奇的回应了一句。

恒彦林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冷故容,“你从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没有接触过那些东西,所以你一直没有什么感觉,头上的三把火,都没有被熄灭,所以看不到这种东西。

这东西在找一些气场比较薄弱的人下手,她们这些人在之前的时候,都是中招了。

一个个气场都非常的薄弱,这么一来,刚刚的那个夜魅就极为容易得手了。”

恒彦林闻言,直接回应了一句。

众人们闻言,当即醒悟了过来。

难怪呢,为何从一开始的时候,冷故容就没有看到过这个东西。

原来是因为这样。

“那为什么,这家伙靠近的时候,灯光就在闪烁,是因为对方害怕灯光么?”

小伶在随后,也连忙询问了一句。

恒彦林闻言点了点头,“是这样,对方故意这般,就能够引得灯光熄灭到时候好对你们下手了,它极为的惧怕灯光,故此要想办法将灯光熄灭之后,然后靠近你们。

而在灯光闪烁的时候,对方就会想办法的接近你们,所以你们感觉到,这东西越来越近。”

恒彦林已经知道了这个东西,所以解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半点的停顿。

众人们闻言恍然,终于是知道了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之前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恐怖的东西,把她们吓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如今是知道了,倒是可以好好的松一口气在说了。

“那你有办法,解决这个东西么?”

冷故容也松了一口气,随后询问了一句。

“嗯,解决这个东西没有什么麻烦的,刚刚没有见到这个东西,故此还不知道是什么,如今却是知道了。”

这的也有些贪心,在之前的时候居然是找到了恒彦林。

虽然在之后又是离开了,但是找到了恒彦林,那她也没有的救了。

恒彦林摇了摇头,感觉这事情委实有几分好笑。

本来,这东西是有些诡异的,若是不出现在恒彦林面前,恒彦林想要看到对方还有几分困难。

估摸对方是见到恒彦林想要一个人走,所以才是这么一来,到时候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把恒彦林留下来了。

这大约就是对方的想法了。

因为这个,恒彦林才觉得有几分好笑。

其余人倒是没有多想那么多,只是在知道恒彦林可以对付这个东西之后,便是安心了几分。

要是恒彦林都对付不了,那才是坏事。

嗯?

恒彦林刚刚说完,忽的便是眉头微微一皱。

其余人都是感觉到了恒彦林的异样,都是纷纷扭头看了一眼过来。

在此刻,都是感觉到了恒彦林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东西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一起看了过来。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恒彦林却没有理会什么,忽的就是直接一动,然后来到了一旁的黑漆漆的车灯外。

“吱!”

仿佛是老鼠一般的叫声,直接在恒彦林手中响起。

其余人听到这个叫声,都是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在扭头看去的时候,便是感觉到恒彦林的手中仿佛是多了一个东西。

但是这个东西,好像本身就是黑漆漆的,所以众人们看过去,只觉得恒彦林手中,好像是抓到了一团黑炭一般。

这样的情况,让众人们都是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偏生的,恒彦林在这个时候还抓的,似乎是一点事情也没有的样子。

就这样的一幕,已经是让她们感觉到极为的佩服了。

“啧,没有想到还当真是这个玩意,胆子是很大啊,居然连我都想要下手?”

恒彦林冷眼将在东西看着,随后手中微微一用力,这夜魅顿时感觉到,自己仿佛是随时会被恒彦林处理一般。

吓的夜魅在这个时候,不断的哀嚎起来。

只是在众人们的耳朵之中,对方叫出来的声音,其实还是和那老鼠是差不多的。

故此,恒彦林的脸色不变,其余人的脸色在此刻,也变得有几分难看起来。

因为她们听到的声音,着实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很,极为的渗人。

“这东西,快些处理掉吧,我们听着感觉好渗人啊。”

“是啊是啊,快些出料掉吧。”

众人们都是吓的不行,恒彦林可以轻易的抓住这个东西,但是她们可不行啊。

万一哪一天,这个东西报复的找上门来,那可怎么办啊?

想来想去,都是感觉极为的危险。

恒彦林在此刻倒是平静的很,看着对方连连求饶的样子,恒彦林都是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