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食谱app

   安然虽然不会让乔大舅和乔小舅两家的小心思如愿,不过也不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给他们也弄个霉运符就是了,毕竟他们要倒霉了,外公外婆要担心了——毕竟是儿女嘛,对他们再不好,在他们出了事的时候还是会着急的,而她可不想增加外公外婆们的负担。

   对他们最好的报复,就是让外公外婆活的更长一点,让他们越想外公外婆死,越达不到目标,想来这样就能气死他们了。

   安然也不打算跟乔外公说这个事,一来不好解释她为什么知道,二来她也不想外公听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人伦惨剧难过。

   第二天安然和乔外公去医院看乔外婆的时候,乔大舅和乔小舅两家人也来了。

   因安然是偷偷将那符纸弄的失去效果的,所以乔大舅和乔小舅两家并不知道符纸失去了作用,所以看乔外婆没死,只是手腕折了,并不着急,还在那儿假惺惺地关心乔外婆,估计觉得这么快就有了效果,这符纸很有用,乔外婆再倒几次霉,就能离死不远了吧,所以他们有什么好着急的。

   等他们发现这个符纸不对劲,怎么乔外婆没继续倒霉了,只怕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到那时他们要再去买这样的符纸她再破坏掉就行了,这种符纸很贵的,弄坏掉几次,他们就算买的起也不会买了,免得到时买符的钱超过了遗产,他们就要做赔本的买卖了,估计乔大舅和乔小舅也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倒是这种符纸来自哪儿,她还要找乔大舅他们了解一下,因为根据修真联盟的规定,一切攻击符纸跟枪、支一样,是管制的,不允许卖给普通人,免得影响世界稳定——安然没加入修真联盟前不知道,这也是加入后才知道的,不过想想也明白修真联盟这样规定是很正常的,毕竟符纸的威力可不比枪、支差,不管制怎么行。

   不过就像普通世界有人偷偷卖枪、支一样,修真界也有败类,偷偷地朝普通人卖各种影响世界稳定的东西。

   而现在,乔大舅、乔小舅能买得到这种东西,显然就是有人在做违法犯罪的事,所以她自然要搞清楚是谁,然后将名单交给楚非处理。

   安然看不光乔大舅兄弟俩面色不像平常那样,见了乔外公老两口就一脸的不耐烦,连他们老婆的脸色也奇迹地变好了,心中暗道,看来不光是兄弟俩设的局,两个舅妈看来也知道甚至是参与其中了。

   因儿子这一次不像以前那样见了就不高兴,而是殷切关心,让本来有些担心自己摔倒了,儿子们会不会更不高兴的乔外婆不由松了口气,想着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别看平时对自己不好,关键时刻还是孝顺的——不管是乔外婆还是乔外公都没发现乔大舅和乔小舅他们的转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是了,没人会想到,自己的孩子想弄死自己。

   安然找乔大舅他们了解情况自然不能直接问,那样可就要打草惊蛇了,所以安然自然只能使些修真手段,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问出真相。

   可爱少女初夏写真图片 与萌宠的清新画面很迷人

   刚好这会儿乔大舅和乔小舅都在这儿,正是问人的好时机,当下安然便趁乔大舅独自离开的当儿,尾随而去。

   安然看到,乔大舅离开后,正在给一个人打电话,安然怕被乔大舅发现了,便远远地使用神识监听——然后便发现,乔大舅疑似在给护身符的供货方打电话。

   “宋大师,你那个符纸怎么用处不明显啊?对方只是轻微地摔了下,没什么大事。”

   他买那东西的目的,可是想让人死的啊,要只是轻微摔一下,不会死人,那有什么用?

   当然这话他就不合适问出口了,而只能这样含蓄地责问。

   那宋大师听了乔大舅的话,在电话里道:“只要倒霉了,就表示有用了,那是霉运符,又不是什么攻击符箓,能让人马上就死,只是倒霉很正常。”

   乔大舅听对方这样说,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道:“那……戴着有效果?”

   那宋大师不耐烦地道:“我的东西,怎么可能没效果!”

   乔大舅可不敢质疑这样的高人,所以当下看大师不高兴了,便不敢再说什么了,而是吹捧了会高人,便挂断了电话。

   其实这次乔外婆没什么大事,乔大舅心里还是很失望的。

   乔外公虽没戴,不会出事,但乔外婆戴了,只要她出事了,到时这次拆迁乔外公分到的两套八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按继承法,这两套房子按夫妻共同财产,有一半是属于乔外婆的,也就是有一套房子要拿出来继承了,到时就算要跟乔外公,还有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平分,但总比一直被他们捏着不拿出来分好,现在正是房价上涨的时候,不拿出来分了,让他们有钱炒房,等再过几年,万一市场冷下来了——毕竟房价总不可能一直涨——他们岂不是要亏了?所以这也是乔大舅和乔小舅受不了老两口一直不死,继承不到遗产,心情不爽之下,跑去购买霉运符,送给父母的原因。

   安然看乔大舅说好了电话,准备回去,便装作刚从病房出来的样子,与乔大舅偶遇,跟对方打招呼。

   对方一点也没发现安然听到了自己说的话,只以为安然刚过来。

   安然便上前跟他套近乎,道:“大舅前一段时间去过京城旅游啊?”

   乔大舅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本来还打算去见见你的,但我没你的新号码,问你外公,结果听你外公说你回来了,我只好算了。”

   安然笑着点了点头,问道:“大舅的霉运符哪儿买的啊?”

   她说这话时就用上了修真手段,当下便见乔大舅眼神恍惚了下,道:“在宋大师那儿买的。”

   安然又问了下对方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乔大舅一一说了。

   安然看他说了,便撤了修真手段,乔大舅一点也没发现异常,只以为自己跟安然闲聊了会。

   安然如法炮制,也问了下乔小舅,最后确认乔大舅说的是正确的,当下便记了下来,回转病房,发现病房来了新的人看望乔外婆——正是许久不见的安母,估计这是乔外公将乔外婆摔了的事跟几个子女都说了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