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岛app破解版下载

几间竹屋坐落在山坡脚下,不带任何现代气息,但也没有古香古色的美感。就纯粹是以竹为墙茅草做顶的简陋房子。在周离记忆深处,他的幼儿园好像也长这样,那家幼儿园是村里一户兰姓人家的祠堂改的,这种房子透风,住起来并不舒服。

里面隐隐传来声音。

晦涩的语言,拖着悠悠的调子,音调有变换,抑扬顿挫,似念似唱。周离完全听不懂,只辨得出一个老人平和的声音,又有几个童音在仿着他读。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

声音突然停止了。

周离好奇的往竹屋走去,可他还没走拢,便见一位老人出现在门口。

老人面目慈祥,张口对他说话。

声音和方才一样平和。

可周离还是听不懂老人的话,和普通话差太多了,他只得猜老人或许是在问他是谁,可他就算回答的话老人也听不懂吧?

“我叫周离。”

甜美可人丁徐君

周离还是回答了。

老人闻言也笑而不语,一时脸上皱纹堆起来,一双眼睛打量着他。

果然听不懂吧?

周离如是想。

老人的眼睛和大多数老人一样浑浊,可在看他时却仿佛可以将他看穿。与此同时,世界好像正在逐渐泛起波纹,那是极细微的颤抖。

老人笑容越发灿烂和蔼,又开口说了句什么。

话音刚落,整个世界便波纹骤起,随即轰隆一声,天空开始颤抖,大地摇晃,身后的竹屋中跑出一群惊慌失措的孩童。

“咔擦!”

画面如同镜子一样破碎脱落。

老人还是站在原地,镇定自若,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依然笑着对他说话,甚至无视了身旁乱跑乱叫的孩童。

一句。

世界所有景色消失殆尽,只剩模糊不清的他还存在着,和周离站在虚无之中。

第二句话几乎让周离听不清。

世界彻底消失。

周离醒来时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他下意识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

槐序刻意压低着的声音从身旁传来:“你又醒了?”

“……对。”

周离有些没回过神,他一边平复心情、整理脑中的混乱,一边随口问:“你还没睡?”

“醒了。”槐序答道。

“醒了?”周离重复。

“嗯。”

“你梦见了什么?”周离问。

“梦见了明公。”

“发生了什么?”

“镜区制造了一个完整的他,一个完整的明公,他一看就知道我来自未来,他对我说……”槐序声音越来越低,“他说我肯定受了很多苦。之后我就醒了。”

“我也是。”

“你也是?!”

“……”周离趁脑中记忆还未散去,模仿了一句明公的话,并问槐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很久前的话,他问你叫什么。”

“……这句呢?”周离再度重复。

“他问,你来自镜区吧?”槐序说着顿了下,解释道,“他看出你身上的灵力程度了,那你肯定来自下一个时代。他知道自己是假的了,是镜区做出来的的假的,他太强大了,在这种情况下镜区很快就会崩溃,所以你也很快就醒来了。”

“……这句。”周离继续模仿。

“我有点听不出来,你说得不太像,让我想想……”槐序沉默了下,不确定的道,“好像是问你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周离继续说。

“他说,”槐序顿了一下,“期待下一次真正的见面。”

“这样啊……”

周离近乎自言自语的呢喃着,他此时仍心绪难平。

这就像是一场跨越遥远时空的对话,奇妙得不可思议,其中浓重的梦幻与一种怪异的浪漫色彩让他的心脏瞬间剧烈跳动起来。

“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槐序问。

“不知道。”

“……”

此后一整晚槐序都没有再说话,周离不知何时又睡着了,这一次他倒是如了愿,回到爷爷尚在的时候将他老人家吓了个半死,费了很大劲说服他老人家,然后开始聊天,才聊了一小会儿的国家大事和世界格局,他就听见了鸡鸣。

起初他以为是邻居家养的鸡,但鸡多鸣了几声,他就从梦中醒了过来。

已是早晨九点过了。

这个地方居然养着有鸡。

周离有些意外。

直起身,感觉精神很差,扭头一看,楠哥坐在他旁边床上梳头发。

“你醒了哦?”楠哥说。

“嗯。”

“你梦见什么了?”她问道。

“梦见明公了。”

“没梦见我?”

“梦见了。”

“梦见我什么了?”

“梦见你小时候。”

“然后嘞?”

“然后就被团子吵醒了。”周离扭头到处看了看,“团子呢?听说她一晚上都没梦见妖王。”

“她和槐序出去了,这小东西,也不知道谁招她惹她了,一大早对我呜哇呜哇一通乱叫。”楠哥有些抱怨着的说。

“你呢?”

“啥子?哦,我也梦见你了。”楠哥咧嘴一笑,“小时候的你还蛮可爱的。”

“你打我没?”

“当然没有,我是那种人吗?”

“那你和我做什么了?”

“我带你玩了一天。”

“具体呢?”

“具体不告诉你!”楠哥想了想又问,“对了你小时候有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之类的?”

“没有吧,怎么了?”

“没怎么没怎么,没有就好,我把你全村的小孩都打了一遍!让他们欺负你!”楠哥脑袋往后仰并发出一阵憨笑声,“本楠哥算是帮你报仇了!”

“……”周离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怎么了?”楠哥关心道。

“……你为什么要打别人?你不是说要打我吗?”周离皱着眉头,“你这人怎么不讲信用呢?”

“我说着玩的……我说你有病昂,我帮你打他们还不好,非要打你你才高兴是吧?”

“欺负一群小孩算什么本事!”

“……关你屁事。”

“……”

要是按周离梦中的脾气,这个时候的楠哥已经被他按在床上强行撸呆毛了。

起床!

周离掀开被子起身,穿好鞋,又将被子叠得整齐,看了看楠哥,顺便帮她也叠了,然后他带着楠哥出去找槐序和团子。

听说槐序昨晚自那以后他再没睡着,而团子则整夜饱受楠哥折磨。

可把团子大人气坏了!

中午。

他们谢过陶织和长者们,离开镜区。

楠哥紧跟在周离身边,有些恋恋不舍,她像是闯入了一个童话世界,现在该离开了。而这个地方于她而言不仅是神奇,还很新奇。

新奇是最重要的。

楠哥喜欢新奇。

行走在望天树景区的小路上,周离随口和槐序聊着:“镜区存在很多年了吧?”

“是吧,具体我也不清楚。”

“那陶织大人他们在这里很久了吧?”

“至少上千年了吧。”

“这样啊。”

周离若有所思。

离开景区后,他们直接开车回版纳,到的时候已经快黄昏了。

他们没再住城区,而是住在告庄。

楠哥说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在告庄睡一晚的话太亏了,所幸这边住宿也贵不了多少。

之后他们围绕着要不要再去边境打个卡进行了讨论,楠哥是想去的,但周离不想。因为这个时候距离过年已经很近了,周离认为楠哥需要回家拜年,毕竟她们家族庞大,正常来说腊月二十三过后她就要跟着长辈们开始走亲访友了。

他也要去蹭郑芷蓝的马骑。